欢迎访问《华表陈情网》!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民生新闻 经济新闻
法治生活 社会万象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安全生产 书画收藏
名企在线 时事观察
科技之窗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海外之声
国土资讯 媒体聚焦
实名爆料 公益热线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生态环保 >

河北张家口:冬奥会举办地遭盗采破坏?当地已成立专案组调查

时间: 2021-08-12 17:13 作者:李自强 来源:未知 点击:

本站讯 东京奥运会正在如火如荼举行之际,河北省张家口市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退伍军人宋国春向有关部门和媒体举报,位于该市崇礼区四台嘴乡的2022年冬奥会举办地的生态环境,正在遭受盗采破坏,而国家为了迎接冬奥会正在当地全力以赴的恢复植被!

宋国春在举报信中说:我宋国春,是一名退伍军人,在部队深受党的教育,牢记军人使命,为祖国献青春。现在,我又作为一名新时代农民,响应习主席的号召,深知保护好我们家乡的绿水青山,是当代每一个公民的责任,作为村民有权利、有义务、有责任、保护我们家乡的绿水青山,对破坏生态环境,违法偷盗矿石资源的一些不法分子和利益集团,进行实名举报,就此事公布于众。我同时求助新闻媒体及社会的监督,希望引起各级领导的重视、全国人民关注和支持。

我们家乡是世界瞩目的2022年冬奥会举办地,地下矿产资源丰富,存有大量含量高、优品质的铁矿石,早在改革开放初期,一些不法分子非法开采,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现在已是千疮百孔。但由于我们的地理环境优势,被选入2022年冬奧会举办地,为此,国家对我们这里的生态环境非常重视,并且派来了优秀的领导干部和专家,修复已被私挖乱采破坏的绿水青山。可是,我们这里已被关停的甸山修复工作、整改不彻底,当地政府相关部门没有履行国家下发的关停矿山的有关规定。至今为止,过去被开采破坏过的铁矿坑,没有治理完善。而且,一些过去开采铁矿所建的车间,工人居住的房子,还有一些机械设备至今也没有撤离现场,这也给了那些非法盗取铁矿石的不法分子有可乘之机。

2021年8月1日晚8点钟,我在去往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区四台嘴乡四台嘴村,去看我干民房活的路上,在路过河阳沟村董兆明的铁矿厂时,发现有大卡车和挖沟机还有装载机在私挖乱采铁矿石,我跟着大卡车的痕迹,一直跟到张家口市崇礼区韭菜坪村与宣化县交界处,发现有大量被拉到这里的铁矿石,我又往前走了走,走到我们崇礼区韭菜坪村与张家口市宣化县交界的地方,发现有大卡车走过的轮胎痕迹,一直去往宣化县的方向。在我往回走的时候,在韭菜坪村去往宣化县的半路上,发现了一辆福田欧曼牌的大卡车,车号为冀GN2733,我发现车上装的是铁矿石,当时我把拉矿石的大卡车拦了下来,问司机车上拉的是什么?司机说拉的是铁矿石。我又问从什么地方拉的?司机说从河阳沟董兆明铁矿厂拉的。我又问司机你是给什么人拉的?司机说是给崇礼区四台嘴乡韭菜坪村村书记张进兵拉的。我问完以后,司机就给村支书张进兵打电话。我又问司机你这车铁矿拉到哪里?司机说拉到宣化县赵川镇,司机又说等到了宣化县赵川镇,再给村书记张进兵打电话,由村书记张进兵安排他往哪个选矿厂送,就往哪个选矿厂送。就在我和大卡车司机说话的时候,自称是韭菜坪村两委会干部的张涛和河阳沟村刘树文的人来到现场,村干部张涛来到现场以后,气焰十分嚣张的说:车上装的是矿渣,不是铁矿石,还辱骂我,说我是车匪路霸,我就报了警。打完110以后,过了大约有5、6分钟,有人给我打电话(号码:19520226120),他说他是崇礼区云顶派出所民警,问是我报警吗?我说是。民警问我案发地在哪?我说在四台嘴乡韭菜坪村的路上。派出所民警告诉我,他在崇礼区云顶派出所,离案发地有好几十里地,让我在原地不要动,等着他们过来,大约1个小时以后才能到。我说行。我挂完电话马上就给我们四台嘴乡韩俊飞乡长打了电话,电话打通以后,我把事情说明,韩俊飞乡长对我说:他在张家口市里面住,马上回来。我说好。在我等待派出所民警和韩俊飞乡长的一个小时里,我和张涛和刘树文还有大卡车司机,各自回到我们车上等着。大约过了20多分钟,张涛、刘树文、大卡车司机开着张涛的车走了,大约又过了20多分钟,张涛又从他们村的方向回来,河阳沟叫刘树文的人没有回来。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云顶派出所来了3位民警。民警到达现场以后,开始对我们进行了实名问询,问我为什么事报警?我回答说:韭菜坪村村书记和两委干部张涛非法盗采倒卖国家资源,私挖乱采铁矿石。又问我,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拉的?我回答说:从四台嘴乡河阳沟董兆明铁矿厂拉的。民警问完我以后,又问大卡车司机,司机说是从河阳沟董兆明铁矿厂拉的。民警又问张涛,他也说是从河阳沟董兆明铁矿厂拉的。民警又问张涛是谁叫你拉的,他说是看大门的叫他拉的,民警叫张涛把看大门的叫过来,张涛和民警说:我拉几车矿渣,还叫看大门的来干嘛?民警说:这是公安机关调查案件的过程,就在这个时候,民警问我:你不是通知过你们乡政府韩俊飞乡长了吗?我说是。民警叫我打电话问问韩俊飞乡长还得多长时间能到,我又给韩俊飞乡长打电话,韩俊飞乡长还是说家在张家口市区住,离我们乡政府一百多里地。过了一会,民警让我问韩俊飞乡长走到哪里了,他说快到了。过了一会儿,民警又叫我问韩俊飞乡长大约得多长时间能到,韩俊飞乡长电话里说:因为修路无法通行,来不了了。民警又问张涛你另外两个同伙呢?并让张涛给他们打电话。之后,民警说:你们都去四台嘴乡派出所录口供,我说行。大约过了10多分钟,我们来到四台嘴乡派出所,我让云顶派出所民警看了我录的视频,民警看完以后说:我录的视频不能作为证据。就在民警看我视频的同时,非法盜采国家资源的韭菜坪村书记张进兵和张涛,还有河阳沟村刘树文和董兆明铁矿厂看大门的人,一起来到四台嘴乡派出所。云顶派出所民警正要给我做笔录,发现电脑坏了不能用,就说你们都去云顶派出所吧。我说盗取矿石的大卡车还在韭菜坪的半路上呢!我要求把大卡车开到四台嘴乡政府大院,派出所民警说可以。我们又回到大卡车的地方,大卡车司机说路太窄无法掉头,司机不开,派出所民警就问我会开大卡车吗?我回答不会,我说韭菜坪地方宽敞可以掉头。就在这个时候,张进兵和张涛一同来到现场。到现场以后,他们和民警说我是车匪路霸,并且质问民警为什么扣押他们的大卡车?民警说有人报案,举报这车上拉的是非法盗采的铁矿石,才扣的车。张涛马上质问民警你们是国土资源局?还是矿管局?还是经贸委?并十分嚣张的质问民警,你们有什么权利扣我的车?民警回答:我们是公安局,在事实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就归公安管!张涛又和民警说:告我是车匪路霸必须抓我。民警反问张涛,假如他是车匪路霸,他自己报警抓自己,他脑子没毛病吧?这时,村书记张进兵和张涛威胁民警说:不抓人你们民警也不要走,马上告民警,让市公安局处理你们!村书记张进兵和张涛,在被扣押大卡车现场一直用语言威胁民警(我有现场视频为证)。最后,大卡车司机一直说他不敢掉头。民警没有办法就和我说:不行先把车放在韭菜坪村村口,有好多监控,他们走不了。我也没办法只好同意了,把大卡车开到了韭菜坪村村口。我要求从车上拿点铁矿石样品明天去化验,经同意,我和民警各自都拿了大卡车上的铁矿石样品(有视频为证)。拿完样品后,民警告诉我到云顶派出所录口供。这个派出所所在地也就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主会场所在地太子城。我大约过了40分钟到达云顶派出所,看到民警正在给大卡车司机做笔录。过了几分钟又来了一位民警,叫我到另一个屋做笔录,民警问我:你是怎么知道大卡车上拉的是铁矿石?我说:他是从河阳沟董兆明铁矿厂拉出来的铁矿石,又问我:为什么往韭菜坪拉?我说:他们走韭菜坪是去往宣化县赵川的必经之路,那里没有经贸委局的卡子,我又和民警说:我们四台嘴乡矿山现在正在恢复植被,已经不容许私挖乱采。民警又问:这一车铁矿有多少吨?我说我也说不清有多少吨,民警说有五六十吨吗?我说也许有吧。民警又问:能值多少钱?我说:我也不知道。民警又说:假如不够5万元钱,我们公安局是不管的,低于5万元归国土资源局、环安大队、乡矿山执法大队管。民警问我有没有诬陷他们?我说没有,我说你们可以去国土资源局调查,是不是现在四台嘴乡所有的铁矿厂都停了,国家正在治理恢复植被。问完以后民警又说:你明天等你们乡主管矿山的乡长回来,你问问他怎么处理,我说行。

做完笔录以后是2021年8月2日的早上4点,我又回到韭菜坪村大卡车放置的地方,一直等到9点多,我们乡韩俊飞乡长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在非菜坪村村口停放大卡车这里。他说一会儿过来让我等他。过了一会韩乡长过来了,我向韩乡长说了昨天发生的事情经过。在案发现场,韩乡长给大卡车拍了照,拍完照以后我同韩乡长一起,来到崇礼区与宣化赵川的交界处,这里存放有大量的铁矿石,韩俊飞乡长也拍了照,拍完照以后,韩乡长就给国土资源局打了电话,一共打了3个电话,最后和我说:他们都没有时间来,又说:我一会回去给国土资源局发个函吧,走正规手续,我说行。我问韩乡长,我还的看着大卡车吧?韩乡长说:看着车没有用了,派出所已经扣住车了,他跑不了。我问:明天国土资源局的人能给处理这件事吗?韩乡长让我8月3号9点到四台嘴乡政府找他,我说可以。

8月3号上午,我来到四台嘴乡政府一直等到11点半,我才见到韩乡长,我问他:国土资源局的来了没有,他说来了,又走了。我问他为什么没有见我?韩乡长说:我管不了国土资源局的人,他们走不走也管不着。我又问韩乡长这事怎么处理?韩乡长说:他已经向我们四台嘴乡党委书记翟建东书记汇报过了,翟建东书记也非常重视,马上成立专案组,我们乡有矿山执法队。

第二天也就是8月4号下午3点多钟,韩乡长叫我去乡政府,说乡政府矿山执法队叫我录口供,给我录口供的有执法大队队长,还有两个工作人员,还有韩乡长,并做了全程录像,口供的内容是和派出所说的一样。韩乡长问我这车铁矿值多少钱?我说我也不知道。韩乡长说不够5万最多是罚款,我说那是盗取国家资源,他们是犯罪,盗采国家资源是刑事案件。他们问完我以后说:一会去化验矿石样,我就出了韩乡长办公室,在外面等着,过了几分钟,张涛和董兆明看大门的也来录口供,没有见到村书记张进兵来。等了一个小时以后他们录完口供以后,韩乡长叫我去化验矿石样,一看表5点多了,去了也下班了,今天去不了,化验不了了,我问韩俊飞乡长,矿山执法大队多长时间能给我处理结果?韩乡长说明天吧。

我刚回到家不久,云顶派出所给我打来电话说:大卡车的事,说他们现在没有权力再扣押大卡车了,问我怎么处理。我说:我给我们乡政府韩乡长打电话,问问把车开到乡政府大院。派出所民警又说:你快点问,我们再扣押人家的车怕人家告我们。我马上给韩乡长打了电话,韩乡长说:我们乡政府也没有权力扣押人家的车。我说:派出所让我问乡政府接不接收,派出所就要放车走了。韩乡长说:派出所放不放车和乡政府没有关系。我又给派出所打电话告诉他们,乡政府不接收,派出所民警又和我说:不够5万我们派出所是没有权力管的,不够5万是归国土资源局、矿山执法大队管,超过5万才归我们公安局管。我又给我们乡主管矿山的韩俊飞乡长打电话和他说明了派出所的原因,我说:先把车开到乡政府大院吧?韩俊飞乡长说:他也没有权力扣押人家的车,到最后只好这样了。

8月5号下午,韩俊飞乡长给我发信息说:现在这件事按照流程已经移交到乡执法大队,由马海哲副乡长主管(马海哲副乡长是主管乡行政执法大队的),我又问韩乡长“这件事”发生了好几天了,区国土资源局怎么没有人过来处理这件事?韩乡

长的回答是:你别管谁给你处理这件事,哪怕村里给你处理这件事,到最后给你个答复到行了。

从我报警、举报一直到至今,此事件弄得我一头雾水。试问,我们的公安、环保、国土、政府相关部门、矿山执法大队,难道都是虚设的吗?为什么不能立案调查?我作为一名退伍军人,热爱家乡,守护家乡生态环境的村民,实在弄不明白,报警、报案,实名举报,竟然是这个结果!我怀疑在非法盗采的背后,一定有一个强大的保护伞!希望公安、环保、国土部门和政府领导能认真调查此事。我也求助新闻媒体和全国人民对此事件进行监督,为守护我们的家园,保护好我们的生态环境,把我们家乡建设的更好更美。

宋国春在实名举报的同时,还提供了大量的视频、图片和录音证据,但是他担心村书记张进兵与乡政府的领导关系好,乡政府和执法大队能否秉公执法。

为了核实宋国春举报的问题,8月12日,记者致电四台嘴乡韩俊飞乡长。韩乡长证实,宋国春曾经实名举报过此事,他也曾与其一起取样,目前此事乡里正在调查中,还没有得出结论,乡政府一定会秉办事,待有结论后会及时向宋国春和媒体通报。

宋国春的举报究竟是否属实?在盗采的背后是否存在巨大的保护伞?这些都有待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调查后,才能有明确的结论。在此,媒体不便做任何评断,只能期待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能够公正调查处理此事。

对于宋国春举报的冬奥会举办地遭遇盗采问题,我们将继续关注并跟踪报道。(记者江华 劲松)

原文来自腾讯:https://new.qq.com/omn/20210812/20210812A07SP400.html

(责任编辑:李自强)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爆料投稿
Copyright©2013-2021Inc. 华表陈情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